宁波广播电视大学是一所独立设置的省级广播电视大学,由国家教育部批准,宁波市人民政府主办。学校创办于1979年,现校址位于宁波市区文教路1号,地处美丽的三江文化长廊之畔。

学校现下设余姚、慈溪、鄞州、宁海4个学院,象山、奉化、镇海、北仑4所分校,江北、东钱湖旅游度假区2个工作站。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办学形式多样,本学期正在热招的办学类型如下:国家开放大学开放教育(本科、专科),宁波电大成人教育,著名高校网络远程教育,宁波社区大学老年教育,宁波电大非学历培训。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习形式多样,既有面授学习,也有网上在线学习,多个在线学习平台。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生类别众多,学员年龄跨度大,从二十来岁的普通高等教育学员到三四十岁的非学历培训学员再到六七十岁的老年教育学员共处一个校园,形成了一般高校所不具备的多元化校园生活圈和校园文化氛围。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建立了一支专业化高素质的教师队伍、科研队伍和管理队伍。现全校有教职员工近200人,专职教师中高级职称占30%以上。学校科研水平也与时俱进,建立起精干的科研组织机构,教职工科研水平不断提升。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报为公开出版发行的综合性学术刊物,国内统一刊号CN33—1300/Z,欢迎现代远程开放教育研究、终身教育研究、新媒体研究等高质量的来稿。学校还建立了高效的管理队伍所有教职员工齐心协力,为社会提供服务。

  1. 鄞州学院

    地图,电话:0574-88121069
  2. 余姚学院

    地图,电话:0574-62782229
  3. 慈溪学院

    地图,电话:0574-63919106
  1. 宁海学院
    地图,电话:0574-65206393
  2. 象山分校

    地图,电话:0574-65766093
  3. 奉化分校

    地图,电话:0574-88958589
  1. 镇海分校

    地图,电话:0574-86267633
  2. 北仑分校

    地图,电话:0574-27698590
  3. 江北工作站

    地图,电话:0574-87578499

国家开放大学开放教育

    本专科学历教育,无须参加成人高考即可报名入学,国家开放大学颁发学历证书,毕业证书教育部电子注册。    

    开放教育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网上教学与面授教学相结合,主要面向成人开展学历教育。

  • 2019年秋季招生简章
  • 毕业文凭、学位证书
  • 报名方式
  • 招生热点问题解答
  • 开放教育专业列表
  • 学习地点
  • 更多信息 >>

    宁波教育学院文教路校区高职教育

        宁波教育学院文教路校区对外是一所师资齐全,设备先进,专业培养有特色的办学实体,学校设经济管理系、外语外贸系、文法系、信息系(基础教学部)等四个系部,拥有会计、新闻采编与制作、应用英语、计算机应用、国际经济与贸易5个专业。

  • 高职教育招生信息
  • 更多信息 >>

    著名高校网络教育

    网络教育是以互联网为基本教学媒介的学历教育,学员可在方便的时间通过网络自主学习。宁波电大网络教育与国内著名高校合作办学,颁发合作高校文凭。

  • 网络教育招生信息
  • 北京大学:专升本
  • 浙江大学:高升专、专升本、专升第二本科
  • 东北财经大学:高升本、高起专、专升本
  • 南开大学:高升专、专升本
  • 中国医科大学:专升本
  • 电子科技大学:高升本、专升本
  • 更多信息 >>

    宁波社区大学老年教育中心

    我们坚持“稳步发展,特色为主,服务为重”的原则,以“宜学、特色、安全、和谐”为目标,办好老年教育,丰富老年生活,使老年人“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为构建人人乐学、处处可学、时时能学的学习型社会作出积极的贡献。

  • 老年教育2019学年招生简章
  • 2019学年度课程总表
  • 2019新招生班级介绍
  • 老年教育学院官网链接
  • 更多信息 >>

    宁波电大继续教育学院

    我校继续教育学院是专门从事继续教育、岗位培训和其它非学历继续教育,并负责组织和指导全市电大系统开展非学历继续教育工作的办学和管理机构。

    相关网站

    培训项目简介

    更多信息 >>

    宁波社区教育

           为适应新时期宁波社区教育的新需要、终身教育的新发展,200910月,宁波社区大学依托宁波广播电视大学正式成立,确立了业务指导中心、社区培训中心、信息交流中心、资源开发中心、理论研究中心的基本职能,后又根据宁波老年教育的需要,建设了老年教育中心,形成了“5+1”建设发展格局。宁波社区大学在工作中始终坚持“立足六大中心建设,服务终身教育发展”的理念和目标,不断加强内涵建设,努力提升指导服务能力,积极为完善终身教育体系、创建学习型社会贡献力量。

  • 宁波社区教育网
  • 宁波终身教育讲师团
  • 宁波终身学习网
  • 《宁波社区教育》杂志电子版
  • 更多信息 >>
    首页 > 系统动态 > 我与电大的四十年——国家开放大学专访陈琳教授
    我与电大的四十年——国家开放大学专访陈琳教授
    更新:2019/6/22
    作者:王然
    来源:国开新闻
    点击:200

    为重温学校历史,回顾奋斗岁月,在国家开放大学建校四十周年之际,学校组织了一次对学校知名主讲主编的专访。6月6日,国家开放大学采访了著名外语教育专家——陈琳教授。陈琳教授曾于1978—1984年担任广播电视英语讲座主讲教师,主编了教材《英语》、《电大英语》,为电大早期的教学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此次访谈中,陈琳教授介绍了自身的教学经历与事业感悟,讲述了电大的发展历程。以下为采访人与陈琳教授的对话全文。

    采访人:陈老师好。

    陈琳:你好。

    采访人: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年是国家开放大学办学四十周年,我们知道您和国家开放大学很有渊源,能谈一谈您眼中的电大吗?

    陈琳:我也非常高兴来谈一谈,确实如你所说,我跟电大有四十年的渊源了,我还记得当初,从1978年到1983年,五年的时间,我调到电大去了,在北京外国语学院的工作大部分就都暂停了,相当于暂时的专职到电大去做教学工作了。电大今天叫开放大学,属于远程教育范畴,这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一个人口大国,国土面积这么大的国家,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有助于教育普及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工具。说实话,不仅是发展中国家,像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它办开放大学也有四十年的历史了,他们也非常重视。

    采访人:谢谢您,在您和电大合作的过程当中,肯定有一些非常难忘的经历或者感受比较深的一些事情,您能说一说吗?

    陈琳:我刚才提到,三十多年以前,有五年的时间,我实际上是一个电大人了。所以,我对电大也有很深的感情。那个时候我还记得, 1978年10月,英国组织了一次国际性的远程教育工作会议,教育部为了使新设立的电大,能有机会来吸取国外的一些经验,就派了一个四人的代表团去参加这个会,我当时就被教育部指定为团员之一了。那次会,我们中国去的代表团很受重视。到了白金汉宫,得到了当时的伊丽莎白二世的弟弟约克公爵的接见。他是他们国家教育方面工作的负责人,他表达了对中国能够办广播电视大学(相当于他们国家的开放大学)的欢迎与支持。

    采访人:您和电大合作的感受,肯定和您在高校讲授不太一样,能说说有什么不一样吗?

    陈琳:主要是责任重大,比如说我在学校里教书,假如有一天状态不太好,在课堂上讲得有些不完全正确的地方,那所影响的范围也就是这几十个人,而且我还有机会第二天去改正。可是在电视上,情况就不太一样了,一点点的错误都不能有的。应当那个时候的人会记得,当时去拍这个电视课程的时候,旁边都有好几个人在那里,不说监督,也是坐在那儿听,觉得有些问题的话,当时就要说这一点停,要重拍等等。所以我感觉责任之重大,那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

    采访人:同意,您讲得非常好,您在咱们电大当时讲授的是什么课程?

    陈琳: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电大还没有能力在刚一开始的时候,就普遍开花,开设各种课程,比如基础教育、大学教育的各种课程。所以,先是有三个实验课程,其中一个就是英语。另外两个是计算机和汉语,因为普及我们国家的语言也是很重要的。这是当时开的三个课程,是我们电视大学的开始。

    采访人:当时社会反响怎么样?

    陈琳:谈到社会反响,对我这个外语课来说,我必须要说一下,我另外还有一个课程,叫做广播电视英语教学,是在咱们电大开以前先开的,那是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的,那时候是两种形式,一个是电视,是看;一个是广播,是听。但当时的电视还不是很普及,那时候一般的家庭假如有电视的话,也就是九寸这么一个小小的电视。那会有这个电视的都是家庭不一般的。因为电视那时候还不是那么普及,所以更多的人还是用广播收听这个课程。这两个是同步的,用一套教材,都由我来主讲,而且播出的时间在很重要的时间段,一天播放三次,同样的一课,早、中、晚播放三次,而且都是黄金时期。所谓黄金时期,就是那时候新闻联播之后,接着就是这个。这个播放时间,广播和电视都是一样的。

    后来咱们电大建立起来了,接着就设立了英语课,才编了咱们自己的教材。在中央电视台那是一套,是我主编的。另外那一套,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熟悉这个人的名字,叫刘黛林,后来她做了外语部的主任,也是多年的电大人。那时候我们就合作,而且不止我们两个,还有好几个人,我们一起合作,创建了电视大学的英语课程。那个时候,这个课不只是在国内如此受重视,在国际层面上也获得了普遍的重视。

    我给你举个例子,两个小事。一个是现在也成为我们一个朋友的人,姓曹,他现在是英国的一个很重要的大学的副校长,当初他学英语的时候,就是学我这个节目,学咱们电视大学的英语课程。说这个话也有快十年了,他从国外回到北京来探亲,专门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找到了我,见到我之后,热烈地拥抱我。而且说实话,他掉了眼泪,说陈老师,没有你当时的英语节目,没有我的今天,我在那个时候开始学英语,后来我算是把英语学好了,我现在能够在英国当一个大学的副校长了,这是一件事情。

    还有一个就是,那个时候咱们课程播出的时候,观众是遍布全国的。就是很多的听众、观众都给我写信,提出问题,希望在电视和广播节目里回答他们的问题,所以那个时候一天有很多很多的信。有一次接到一封信,是美国寄来的,上面写的:中国陈琳收,我居然就收到了。这个信来自于一个老华侨,他听说了这个节目,他说,我现在虽然是在国外了,可是我的英文还是不行,我当时就来闯天下,所以现在能不能你寄给我一套你的教材,让我能够在这里把英文补上。所以这两个例子说明了那个时候,咱们这个节目确实是适应了我们国家各方面人群的学习需要。

    采访人:咱们电大有很多的学生,您对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吗?

    陈琳:你要说是特别印象的话,那我只能说都是没见过面的,那都是通过电视广播这个形式来学习的,所以不像是我在大学里教书,那是面对面,而且慢慢的也可能就成为朋友了。说到当时的一些学生,我也给你说一个小故事。有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前面有三四个年轻人,也骑着自行车,可是他们骑成一排,而且还聊天,又骑得慢慢的,我有急事就想超过去,但超不过去。我就说,小伙子们,你们这么慢慢骑,把道都堵了。于是,他们也就稍微往两边给我让出道来。然后我经过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人说,这不是电视上的陈教授吗?今天我们运气真好,碰到陈教授了。

    然后他们就说能不能和我说两句话,我们就停下来了,到路边,他们就说,我们都是您的学生,我们一天三次都看,都在学。他们是大学生,除了自己在学校学外语之外,还会把节目补上来,学外语。你想这样的学生也在学习我们的课程,也可以说明这个课程在社会上受欢迎的程度。可是你要说更多的学生,说实话,那都是没见面的学生了。

    采访人:这样没见过面的学生其实挺多的,咱们现在国家开放大学学生也是很多,他们都在努力地学习,为将来事业的发展做准备,您对这些学生有什么建议或者是指导没有?

    陈琳:假如你说的是咱们国开的这些学生的话,那我应当说,除了这种远距离的形式之外,在今天,学习外语,还要加强书面的学习,阅读也少不了。虽然是用一种远距离的听说的方式来学习,可是不管什么课程,都要有更大的阅读量。尤其是语言,汉语和外语这些课程,能够阅读原著就更好了。当然也不只是限于书籍,比如说外文的报纸、杂志等等这些,因为报纸它随时提供的都是一些新的语言,语言的发展,都会反映在报纸上的。所以除了远距离的通过听和看节目之外,我们的学生还是要像更多的学生一样的,要增加阅读的这种形式,还少不了纸头的东西的阅读。

    采访人:您的建议非常好,今年是咱们国家开放大学建校四十周年,那么对于未来国家开放大学学校的建设和发展,您有什么建议么?

    陈琳:我想我应当这样说,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建立了开放大学,今天的开放大学,它是远距离教育的形式,刚才我提到,这是我们一个发展中国家必不可少的,结合今天我们国家的需要,从国内的建设来说,由于它的现代化的形式,远距离、无墙的这种形式,是开放的,所以希望它能够更多地为扶贫、助残这两件大事来多做工作。

    扶贫是指那个地方没有财力来办高中,办大学,把高中教育、大学教育的这种课程,通过广播电视的形式来给他们提供,适应他们的要求,这样我们的开放大学,就跟别的大学不一样了,而且能够起到一个全国性的扶贫和助残的作用。所谓助残,比如他走不了路,你给他电视上、广播上播放课程,他就能够学了。这是在国内来说,能够发挥我们开放大学的这个优势,来为扶贫、助残做出贡献;国际上来说,我们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这是需要知识的,尤其是需要外语,就“一带一路”倡议来说,据统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涉及的语言不下六十种,希望我们的开放大学能够为“一带一路”相关的工作人员提供帮助,能为有这六十种语言学习需求的人员提供支持。    

    采访人:您讲得太好了,看来您平时也是特别关心时事的。您刚才提到的“一带一路”,其实国开已经做一些工作了。据我所知,国家开放大学已经与“一带一路”建设中沿线国家的开放大学开展了一些国际合作,如与巴基斯坦阿拉玛·伊克巴尔开放大学签署了合作协议,致力于在汉语教学、科学研究、期刊出版和学术作品交流等多方面开展合作;与韩国国立开放大学、日本放送大学保持密切联系,开展中日韩三方远程教育研讨会,组织学者交流;与印度国立开放大学开展合作研究等。相信之后,国开会继续在这方面进行相关工作。那陈教授,咱们来到了最后一个问题,今年是国家开放大学办学四十周年,您能对着镜头说几句祝福的话吗?

    陈琳:我们的国家开放大学过去叫广播电视大学,四十年来为我们国家的教育普及,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希望我们的国家开放大学,能够为今天的各方面国策的实施,继续发挥作用,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谢谢!



    采访人:韩艳辉

    文字编辑:刘珊  杨伟



    Copyright © 2014-2018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15663号-1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宁波市文教路1号(315016)
    

    浙公网安备 33020502000021号

    您是第 33268373 位访问者